• 当前位置:
  • 行业新闻
  • >>
  • 谷歌因遭电视制作公司封杀推迟Google TV>>文章正文
  • 谷歌因遭电视制作公司封杀推迟Google TV
  • 作者:周敏贤 发布人:韩瑞涓 出处:文汇报 时间:2011-01-05 浏览:0
  • 谷歌终于宣布不会在1月份的拉斯韦加斯CES消费电子展上推出谷歌电视。公司方面解释说,他们正在改进软件。这只是借口而已。事实上,谷歌电视由于触犯传统行业利益,遭美国五大电视制作公司封杀
  • 谷歌终于宣布不会在1月份的拉斯韦加斯CES消费电子展上推出谷歌电视。公司方面解释说,他们正在改进软件。这只是借口而已。事实上,谷歌电视由于触犯传统行业利益,遭美国五大电视制作公司封杀,拿不到播出内容而陷入了“无米下锅”的困境。

    分析人士认为,互联网电视涉及产业链中的利益分配。在美国,几大电视网不愿意自己的垄断地位被威胁;而谷歌等公司还没找到服务电视用户的好办法。因此互联网电视发展不会非常迅速。

    电视巨头——“你什么节目也拿不到”

    去年10月16日,索尼公司生产的第一台谷歌电视上市。5天后,美国广播公司、哥伦比亚广播公司、全国广播公司三大电视网宣布联手封杀谷歌电视,随后福克斯和维亚康姆跟进。

    现在,如果你打开一台谷歌电视,找不到《海军罪案调查处》等最流行的系列剧;尝试点击“NBA”搜索,看到的不是篮球比赛,只是静态的比赛统计数据。12月7日,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总裁穆恩维斯在全球媒体论坛上说:“谷歌一分钱不花,就想通过网络拿到我的电视内容,决不可能。必须留意谷歌电视——我们不了解它,不清楚它会对行业造成什么影响。”

    穆恩维斯实在是言不由衷。其实他非常了解谷歌独特的商业模式,也知道谷歌电视会带来什么影响——这是精确的互联网广告对模糊的电视广告的全盘颠覆。如果把美国总额700亿的电视广告市场比作一块蛋糕,那么谷歌电视不是请求“分一杯羹”,而是要砸碎它,烤制出一个属于自己的新蛋糕。这就是谷歌电视“犯众怒”的原因。

    谷歌总裁施密特说:“当你看电视剧时遇到广告,转而去上网了,我们能把你的活动记录下来。所以我们知道哪些广告是有效的。”谷歌的广告能精确地找到受众,而且只有观众点击后才收费。这与传统电视广告相比,价格更低,效果更好。如果谷歌电视得势,广告客户必定减少投放传统电视广告;另一方面,谷歌从没承诺给电视公司任何补偿。

    一家电视公司的工程师评价说:“谷歌的野心太大。它创造一种看电视的新方式,破坏了传统电视的产业链。”

    网络电视——机顶盒不断变小

    “电视融合网络,网络融入电视”是谷歌电视的口号。

    从硬件上看,谷歌电视意味着把一台小型电脑嵌入电视机。有时候这台电脑在外边,那就是机顶盒。从软件上看,谷歌电视把源自智能手机的安卓操作系统嵌入电视机;打开电视,一个浏览器页面嵌入了画面。人们可以用电视机上网,搜索任意一个视频,然后在大屏幕上播放;也可以下载安卓相应的应用软件。这种开放架构是谷歌电视的特色。在谷歌电视上,互联网不仅是一个传输渠道,也是内容来源和服务方式。谷歌电视项目负责人钱德拉说,“我们有搜索框,电视能连接浩瀚的互联网,可以收看‘一百万个频道’!”

    欲染指互联网电视领域的不只谷歌一家,但其发展过程都受到不同因素的掣肘。

    1999年,微软公司在全球范围推行“维纳斯”计划。

    所谓“维纳斯”是用电话调制解调器做机顶盒,嵌入“视窗”操作系统。比尔·盖茨指望这个售价2000元人民币的机顶盒插上网线后,兼容VCD、电视和网络功能。他找来了飞利浦、宏碁、联想等企业搭建产业链。

    “维纳斯”项目先后投入几十亿资金,结果“竹篮打水一场空”,原因在于当时的环境还不成熟。早期互联网网速太慢、应用程序很少,“维纳斯”因缺乏各方面的技术支持而举步维艰。

    2006年,苹果公司推出苹果电视机顶盒,体积比网络路由器还小,售价600美元。

    今年苹果推出了苹果电视二代,售价降到99美元,机顶盒的体积比手掌大不了多少。截至目前,苹果电视二代的销量已经超过100万个。

    与谷歌电视不同的是,苹果电视不能开一个浏览器上网,而是定向链接到Netflix和YouTube等视频网站。另一个内容来源是通过iTunes付费观看电影(价格4.99美元/部)。

    乔布斯曾和美国几大电视制作商谈判协作事宜,但最终没有成功,只能以0.99美元/集的价格租赁剧集。苹果电视的租片来源仅仅限制于福克斯和美国广播公司两家,而且由于苹果电视不带硬盘,“租”来看的电视剧没法录制保存。

    苹果电视没有用上在iPhone等平台上广受欢迎的应用程序商店,这与其他互联网电视相比,在功能上略显单调。

    2010年,三星公司宣布开发互联网电视。三星是美国电视机市场的老大,占去年660万台市场销量份额的18.4%。

    三星同样没有走谷歌电视的开放网络浏览器路线,而是着重利用互联网开发应用程序。去年9月,三星联合ESPN、百思买等合作伙伴在加利福尼亚举行应用程序开发者大会。目前,三星提供下载的程序已超过200万个。12月,三星宣布用户在它的应用程序商店的下载量已过100万次。得州扑克、HuluPlus(一个在线租赁电视剧的服务)等程序最为热门。

    操作不便——趴在键盘上看电视

    互联网电视要占据客厅,还有一个难关,即操作是否简便。

    以谷歌电视为例,复杂的操作带来恶评如潮。在购物网站Amazon上,19%的人给了最低的一星,38%的人给了三星或者更低。

    你没法用一只手遥控谷歌电视。目前谷歌电视的终端产品有2种:索尼公司出品的四款电视,24英寸到46英寸,售价600美元到1400美元不等;罗技公司生产的“Revue”机顶盒,售价299美元。索尼的遥控器像一个PS游戏手柄,中间密布键盘和功能键。罗技配套一副小号的无线键盘,键盘右上角是一块触摸板,可以模拟鼠标。

    观众不习惯从网站到电视画面的切换。扎克·冈萨洛在上个月买入一台索尼谷歌电视。他这样评价说:“……一个草率、混乱的作品。浏览器不稳定,我得不断调整‘缩放’安排页面,却又经常放得太大,不方便!”

    也有人干脆觉得用一台电脑就够了。

    美国人奥利佛·帕克有一套罗技“Revue”机顶盒,他说:“既然有一个键盘,就没必要隐藏地址栏。换句话说,我想使用标准的浏览器浏览。”

    按观众的习惯,一般来说总是躺在客厅的沙发里摆弄遥控器,随意选择频道。如果是观看谷歌电视,你要趴在键盘上忙碌半天。

    相比之下,苹果电视的操作要简单许多。遥控器很小巧,只带有1个五维导航键、1个播放键和1个菜单键。它还可以使用iPhone和iPad来遥控。

    由于操作的简便化问题没有解决,谷歌公司决定回避1月份的CES消费电子展。在实现功能与操作的平衡问题上,有人建议用带安卓系统的手机来替代遥控器,因为谷歌电视使用安卓操作系统。这在技术上不难实现,如果这一点定下来了,不久的将来人们就可以坐在沙发上拿着手机更换电视频道。

    传统电视——主动出手建视频网站

    目睹网络视频的红火,传统电视巨头开始主动出手。

    2007年,全国广播公司和福克斯共同投资建立了Hulu视频网站,让观众免费观看《24小时》等电视剧。Hulu试图以坚持正版、高品质的视频内容取胜,换句话说,Hulu着重带版权的传统电视节目,而Youtube着重网民原创视频。

    电视公司认为,观看互联网视频和观看电视节目的受众不同,所以互联网广告和电视广告的价格也不同。只有在谷歌电视用网络占领大屏幕的情况下,互联网视频才会威胁传统电视。

    在Hulu上,每22分钟的视频内容带有2分钟强制性的广告,但意外地受到人们欢迎。据一家视频资源调查公司统计,Hulu的广告观看量月均突破10亿次,排名全美第一位。Hulu总裁贾森·基拉尔在“媒介2010”活动上透露,Hulu2010年的收入将达到2.4亿美元,尽管其流量不到Youtube的10%,却达到了与Youtube相当的收入规模。

    去年6月,Hulu推出了付费业务HuluPlus,月租费7.99美元,用户可以使用电脑或iPhone等设备看到大量电视节目。贾森·基拉尔承认,为了协调用户和广告客户,筹备HuluPlus花了1年时间。为了不与付费有线电视冲突,HuluPlus不提供带时效性的新闻和体育节目,而且节目来源主要是全国广播公司、福克斯的互动电视和美国广播公司的广播网络。

    谷歌,让人羡慕让人恨

    谷歌电视把美国电视业巨头吓倒了。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总裁穆恩维斯跳出来开口:“……我们不能给谷歌电视过度的控制力”,他在采访中反复提到“控制”一词。

    谷歌的终极理想是让观众打开电视先用谷歌浏览器搜索,或者由谷歌分析观众的喜好,引导他们定制节目。有人认为,这幅图景一旦成真将有垄断视听之嫌。

    “勿作恶”是谷歌自称的企业宗旨。但是技术力量越强,就越容易触碰商业利益和社会伦理。

    美国国会1941年通过法案规定,一家传媒公司的电视受众不准超过全国观众的35%。

    这本《电视所有权法案》构成了如今几大电视网竞争割据的局面,它会允许“谷歌决定观众看什么”吗?

    谷歌总裁埃里克·施密特曾在旧金山的WEB2.0峰会上畅谈谷歌电视的“钱景”:“谷歌电视会吸引更多的人,用的人多了,自然好赚钱。”

    新媒体资深专家张彦翔说:“如果谷歌电视的用户规模扩大,商业模式能够成熟,谷歌电视很有可能作为一个运营媒体,谋求利益最大化。”

    随着谷歌的步步扩张,“搜索帝国”在垄断这件事上难免瓜田李下之嫌。谷歌不仅决定你看什么,它可以决定更多。

    去年夏天,谷歌为提升旅游搜索业务,出资7亿美元收购ITA(美国航班信息软件开发商)。甫一公开,多家旅游搜索网站就要求中止收购,启动对谷歌的反垄断调查。

    无独有偶,欧盟去年11月底宣布对谷歌展开反垄断调查。此前,欧洲多家电子商务网站向欧盟投诉谷歌侵犯了他们的利益。原因可能是谷歌针对在线购物及好评度的搜索触怒了它们。

    去年10月,一名日本女子发现谷歌将她晾晒出来的内衣照片放上了“谷歌街景”。这名女子不得不为此搬家,她一怒之下与谷歌对簿公堂。此外,由于公民隐私方面的争议,谷歌街景服务在德国也遇到了阻碍。

    谷歌能“晒”人家的内衣,也有能力“晒”别人的隐私。埃里克·施密特说:“计算机只需搜索到网民的14张照片,就可以识别其身份……如果你有什么事不想让别人知道,也许一开始就不该去做。我们会保留用户的cookie几个月,而且政府是可以根据爱国者法案要求我们把资料提供出来。”这让公众为自己的隐私十分担心。

    2010年的谷歌让人不断想起微软过去的许多做法。竞争者对它羡慕嫉恨,合作商对它心灰意冷。谷歌的企业宗旨“勿作恶”本来是斥责微软垄断地位的,但现在的谷歌怎么看都是步微软的后尘。

    按照施密特的说法,社会应当准备好应对技术的进步。“技术本身没有善恶之分。我认为,现在是人们应对技术进步的时候了。”但技术也应以人为本,不是吗?

文章由本家电中国资讯网整理后上传
  • 分享道
  • 验证码:
关注排行榜//